貌似高潮 分節閱讀 18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怪他。以前妄想我可以征服并駕馭他,可后來我發現自己錯了,他想要征服的東西太多,這其中就包括女人。我不想他變成狗,也不想把他改造成狼狗,所以,他自由了,就是這樣。 “嘉譯你別這樣,簡略他最近苦悶得很。聽說你們倆分手了,我問他為什么,他什么都不說,只說你看到了他抱貴子就跑了。其實他和貴子真的沒什么的?!?
“呵呵,什么叫有什么,什么叫沒什么,肉體出軌和精神出軌哪個可怕?我現在已經沒有力氣去深究這個了。老趙,你要好好照顧簡略,他平時脾氣毛躁,別太由著他來。平時別讓他多喝酒……” 像個老媽子似的八婆了一番后,老趙還想說些什么,我卻已經抑制不住奪眶而出的淚水,和老趙說了句我朋友想和你聊幾句后,便把電話一把塞給了旁邊的露露。 73 與簡略分開的日子里,少了許多嘻嘻哈哈,卻學會了恬淡而從容的笑。以前在街上遇到有型的如花男子時,就差吹一段口哨了;現在卻基本上對雄性失去了興趣。如果愛情是場田徑比賽,我應該可以歸類為短跑選手。暴發力強,沖刺有力,撞線的那一霎那過后,便沒了力氣。 再也沒去過happen酒吧,相識的一幕一幕要是噌噌往外竄肯定挺折磨人;初相識穿的那件簡略特喜歡的棉布白衣也沒再穿過,疊得方方正正地放在了衣柜的一角。星海小屋倒成了我的自留地,有時去過過一人世界的生活。 有一天正和露露逛街的時候房主打來電話,竟然說看我也不經常住,有一對她以前的房客回來了,還在惦著這房子,他們出更高的價,問我可不可以轉租給他們。臨了還特意強調了一句:“姑娘,他們就是看中了那房子外面的景觀好,所以才給了更高的價,你不妨租給他們,白住了這么久不說還能掙上一筆?!?
“他們沒看上天安門城樓嗎?那外面景觀更好,每天能檢閱首都人民來來往往不說,還有高大威猛的帥哥在眼皮底下表演升旗秀,他們咋沒想著搬那上面去住呢?你那么會做生意又會賣人情不妨給搭個橋去吧?!?
說完我砰地放了電話,在一邊聽個八九不離十的露露驚叫了一聲:“天啊,簡略那房子你還續租著呢呀?沒見過你這號癡情種子?!?
“能不能不亂說話,癡情多大的罪名你知道嗎?誰還不偶爾專一一把?!?
“那你現在還留著它干嗎呀,簡略也可能不會再回大連了?!?
“留著泡小伙兒!你想騙處男的時候,可以借你一用?!?
說完我鉆進了一間家飾品店,露露一人還站在路邊憧憬著某種場景臉上泛著白癡狀的笑。
第50節:你是我的痛
part 009 你是我的痛
74 本以為簡略從此走出了我的生命,可當知道我們只是被老天爺的灰色幽默又消遣了一次的時候,我才發現對簡略的愛從未曾減少一分一毫,囂張地擁有變成了一種沉靜地守候。 十月二十七日,深秋的那個夜晚的風格外涼。 我的“女狼地帶”由于電臺加大“行風熱線”的直播和重播頻次由以前的一小時改為了四十五分鐘。節目剛開始不到十分鐘,一個熱線就打了進來,通話質量有點不好。熱線那頭很霸道地迎頭就問:“電話怎么關機了?” “做節目的時候開著它干嗎!”回答完我才緩過勁兒來,這人是誰啊,我關不關機干你啥事兒。 “你是誰???” “某人的小公狼?!?
當聽到“小公狼”那三個字的時候,我的心差點跳了出來。 “點播一首《無盡的愛》,下節目后我電話你?!?
完后那邊便是一陣嘟嘟的忙音。 接下來的三十分鐘時間我不知道怎么熬過來的,特別是后面的幾個特八卦的聽眾一個勁兒問剛才的聽眾是誰,我都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九個月以來,在節目里第一次結結巴巴,第一次拿錯了稿。 剛走出電臺大門簡略的電話就如期而至:“嘉譯,對不起?!?
“為什么要說對不起?”簡略似乎從不輕易給別人道歉。 “我,我今天才知道是你給我輸的血。要不是今天老趙提起這事兒,真不知道要弄差到什么時候去。我一直以為是貴子的,臨進手術室前,迷迷糊糊聽到她說她來輸,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就她一人在眼前……” 聽完他的話我呆立在路邊,只有風還在肆無忌憚地刮,沿著我的臉部輪廓滑下的淚很快被拋在了身后。 “所以你就以為是貴子,所以你就抱她,難道你說謝謝的時候,貴子沒告訴你該謝的人不是她嗎?” 簡略沉默了半晌說:“我跟她開玩笑她的血真有動力,在血管里跳躍呢,她什么也沒說,只笑了笑?!?
…… 我問他,以前那幾次點播《無盡的愛》的人就是你吧,簡略默許了。本以為他會說我們和好吧之類的,可是,他沒有。 剛才還有呼號而過的車輛在身邊穿梭,就在那一刻四周靜得出奇,只有簡略的話伴著樹葉的沙沙聲在耳邊鳴響:“嘉譯,我放不下你,你第一次出現在我眼睛中那個棉布白衣、漫不經心的樣子我無法從心里抹去。但是,現在我給不了你任何承諾?!?
“那我究竟算什么,在你心里我算什么呢?” “別逼我好嗎?”電話那邊頓了頓說,“你是我心里的一個痛,最深的痛?!?
“你這算什么,給我畫了一個圈然后自己遠遠站在圈外邊,你如果回到圈里算是我修成正果;如果不再進圈也能因沒留下什么話柄而可以全身而退是嗎?” “嘉譯,你為什么這么刻???” “這不是時刻薄,只是我比一些人更敢直面生活這東西的表皮被剝得精光后的裸相而已?!?
“有時你的冷靜讓我心痛,相信一次愛好嗎?!?
我始終很相信愛,雖然沒把它當成一種信仰,可一直覺得愛不可褻瀆。但我的愛是種很絕對的東西,沒有模棱兩可,不喜歡曖昧不清。簡略的苦悶讓我不忍心去逼他說些什么,做些什么,可我又如何給自己個交代。 我告訴簡略要自己照顧好自己后就掛了電話?;氐郊液笃缴谝淮螌懥耸追峭嵩娙矫胸i的屁股里—— 你畫了個圈,我站在了圈中間 諾言是個圓,你卻給我半個圈 愛情是個圓,你只給我一個圈 放肆是個圓,你卻給我許多圈 圓有了缺,你把我留在圈里面 月有了缺,我把你放在心里邊 …… 75 露露參加完一次小規模同學聚會回來后神秘兮兮地讓我猜關于《無盡的愛》的神秘的點歌人是誰。 “簡略啊?!?
我脫口而出。 “你什么時候知道的?” “最近,你呢,你什么時候知道的?” “我啊,我早就知道了?!?
“那為什么不告訴我?” “簡略不讓說啊,那家伙極少為別人改變什么的,更別說是女人,自打認識你后,他都快成廣播迷了。他說要是讓你知道了更得牛哄哄的了,所以堅決不能讓你知道?!?
“噢,這樣啊,以后你那兒再有什么還沒有在肚子里爛掉的就說出來吧,沒所謂的了?!?
“真的?”露露嘆了口氣,“嘉譯,老趙跟我說了,簡略現在連自己的下一步該怎么走都不知道了。他爸爸的事吉兇未卜,手下那一百多萬的賬又出來了,他媽媽一下子瘦了幾十斤。他已經夠亂的了……” 我的心忽然一疼,但還是嘴硬地說:“不管怎樣,我們已經分手了?!?
不用負載愛情的日子里我感覺全身好像一下子輕松了許多。
=====================
更多精彩小說盡在
www.
圖書下載網
txt.jar.umd.chm
=====================

章節目錄

? 百度 好搜 搜狗

警告:本站禁止未滿18周歲訪客瀏覽,如果當地法律禁止請自覺離開本站!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