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開,我有情流感 分節閱讀 32(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卷發濃密有光澤,它們散落在她的雙肩;白色louis vuitton的裘皮小披肩里面是一條黑白小格子羊毛孕婦裙,剪裁得體的衣著透露著不同凡響的貴氣;漆黑的大眼睛里閃動著睿智和聰慧,嘴唇薄得如同兩片花瓣,下巴上有一道很明顯的美人裂。
那次在通往霧林農場的山道上,她們有過一次未謀面的交會。林子夜預料到遲早會再次和陶念如相遇的。但沒有料到,這相會發生在一個如此尷尬的時候。
陶念如一手輕按在自己隆起的肚子上,一手伸過來要和林子夜握手。林子夜有點失態地看著面前這個美麗優雅的孕婦,把自己的手伸過去。
“好了,子夜,你跟我出去一趟,好嗎?” 陶念如半歪著腦袋。
“好的?!?
兩個女人,一個優雅萬端,一個神情頹然——看不出誰更年輕誰更快樂——唯一可以看出的是,她們都是女人。
林子夜無比羨慕地看著陶念如的隆起的肚子,之前,她以為失去子宮的自己并不算悲哀??墒谴丝?,在她面前,這個活色生香的孕婦令她沮喪。林子夜想起那年春天,自己為方子牙懷過一個孩子。她躺在那張散發著濃烈血腥味和藥水味的床上,自己的雙腿被醫生用力分開,醫生露在口罩外面的眼睛里寫滿了不屑。
的確,對于熟諳人流術的的醫生來說,人流手術太過平淡了。弄死一個不能夠出生的孩子,這和牙科醫生拔一只壞牙齒、皮膚科醫生切除一塊壞死的皮膚、外科醫生割掉一個壞闌尾是一樣的。林子夜睜大眼睛,茫然地注視著天花板。白色的天花板上有一些斑駁的水痕,像是白色稿紙上的黑字。她努力去構思一個新的故事,想用思維的分散來抗拒身體的疼痛。
→→橋→書→吧→
第90節:紅色欲望(5)
然而,人流也并沒有林子夜預料的那么痛苦——就如同某次痛經。她穿上自己的褲子,走出手術室,對著醫生笑了笑。醫生面無表情,只是干脆地擺了一下手。
方子牙在門口攙扶住她,她推開他:“一點事都沒有,不痛,一點也不痛?!?
“為什么你不喊?剛才我們在門口聽到別的女人都喊得很大聲,你怎么一點聲音也沒有的?橙子,你沒事吧?”
林子夜搖著頭:“關羽在鎮守襄陽時右臂中了毒箭,青腫不能動,華佗給關羽‘刮骨療毒’,做外科手術。關羽一面下棋,一面讓華佗切肉刮骨——他就沒喊‘痛’。我呢?我一邊構思著小說,一邊做刮宮啊……”
方子牙一把抱住她,他的淚水很快就流進她的脖子里,冷冷的。
不久之后,林子夜就發現自己的子宮總是沒來由的痙攣,一次比一次疼痛。但是她沒在意,直到她失去了子宮。
陶念如打開車門,邀請林子夜上車。林子夜失神的樣子讓陶念如很擔憂,林子夜的臉上有著有種天生的讓人心疼的東西。陶念如忽然想,要是自己是男人,是會愛上自己這樣的女人還是愛上林子夜呢?這個問題,似乎很值得問問莫恩然。盡管莫恩然是自己丈夫,而林子夜是諸葛名優的未婚妻。
這個世界,很多東西說不清楚的——很久之前,諸葛名優還是陶念如的戀人呢。
陶念如發動了引擎,問林子夜:“想去哪里走走?也許,我們可以做朋友?!?
“天心河,我想去天心河?!睕]有了子宮的林子夜在這一剎那,忽然感到一陣久違了的疼痛——像是子宮痙攣。她莫名其妙地笑著,問陶念如:“孩子何時會出生?”
“應該是10月初吧。最好是在國慶節,那我就給孩子取名‘莫國慶’,可好?”
“莫國慶?就是不要國慶的意思呀……那可不成?!绷肿右惯@次露出了自然的微笑。
“你給孩子取個好名字吧,男女都能用的那種。我知道你很有文采的,對嗎?”
“昧昧昏昏白了頭,是是非非何時了?就叫‘莫非非’——不要招惹是非,淡泊一世,寧和平靜。這個名字,可以嗎?”
“好極了!我替孩子謝謝你這個當干媽的!”
“???”
“我早就和諸葛名優說過啦,他是孩子的干爹,你難道不想當這干媽?”
林子夜心想,當干媽也好——她自己這輩子是再也沒機會當誰的媽了。
4
陶念如決定為林子夜慶祝25歲生日,在陶念如和莫恩然的別墅里。在此之前,林子夜并沒有見過莫恩然。甚至,連陶念如也很少見到莫恩然。從他們結婚后,莫恩然就不斷地出差,他只是把家當成自己在w城的賓館。更為可笑的是,莫恩然在w城的某家賓館長期包著一個房間,即使回到了w城,他也不喜歡住在家里。
陶念如倒希望和莫恩然有許多爭吵,那么,還算是一對正常的夫妻,但是,他們連爭吵也無。
莫恩然更愿意獨自呆著,他也只是為了獨自呆著。陶念如知道莫恩然不近女色,是個潔身自好的男人,對于他的生活方式——她不反對也不支持。
如果真的有‘相敬如賓’的夫妻,那么,陶念如和莫恩然算是一對。
陶念如已經28歲,3年前,她和諸葛名優相愛了。彼時,諸葛名優20歲,而她已經25歲——剛剛從日本回來。在日本,她學的是園藝學。這原本就是家人給她的一份禮物,并沒有想過要她靠著園藝學得到前途和成就,只當是修身養性了。所以回到w城的她,終日無所是事,愛上了諸葛名優的酒吧以及諸葛名優這個酒吧老板。
過了一年,諸葛名優并沒有要和她結婚的意思。他告訴陶念如,他說自己不夠愛她。的確不夠愛,他們的關系更像是親密的朋友,并沒有肌膚相親。
那時候,陶念如的市長父親正在為女兒物色最好的丈夫,他看中了年輕有作為的企業家莫恩然?;氖?,莫恩然是諸葛名優最要好的朋友。
一半是因為要聽父親的話,一半是因為心里很想報復諸葛名優,于是,陶念如就嫁給了莫恩然。后來她問莫恩然為什么選擇和她結婚,他告訴她——和誰結婚都不要緊,要緊的是他需要一個妻子。有一個妻子是男人成熟的標志,那么,在別人眼里,他會有責任感很多。盡管陶念如和諸葛名優的舊戀情莫恩然一清二楚,但是他不介意。結婚只是莫恩然完善自己的一種方式,卻又是陶念如賭氣的一個游戲。
反而是這樣的婚姻,沒有爭吵沒有糾紛,竟然也維持了近2年,而且有了孩子。
得知諸葛名優和林子夜即將結婚的消息,陶念如去找過諸葛名優。
諸葛名優說:“子夜給我力量,讓我簡單快樂。你給我很多莫名的壓力……你是有身份的女子,你的背后有我無法承受的重量。恩然可以承受,他是個優秀的男人,我卻不可以。我愛過你,只是在我不懂得愛的時候。念如,子夜是和你不一樣的。我愛她,也只會愛她?!?
林子夜的確是個惹人憐惜的女人,她的模樣像極了悲情片里的女主角——茫然的眼神,尖刻下巴,身體瘦弱,重要的是她足夠感性。這種感性里隱藏著不能抵擋的性感,是很多男人抗拒不了的誘惑。陶念如比誰都清楚,林子夜有許多不可告人的故事,那些故事發生在林子夜來到w城之前。
干脆這樣說,w城只是林子夜逃避問題的一個收容所,這家‘收容所’的所長恰好正是諸葛名優。
在陶念如的幫助下,諸葛名優幫助林子夜得到了一張合法的身份證,使林子夜成為了w城的合法居民。陶念如表面上什么也沒說,心里則盤算著要弄清楚林子夜的底細。當然,對于她來說,想弄清楚誰的底細都不算太難。
第一次見到林子夜的時候,陶念如就已經掌握了林子夜的大部分資料——方子牙和少年狼、a城、北京以及一次沒有成功的私奔,它的目的地是新疆。奇怪的是,18歲之前的那個林子夜,已經成為了一個謎。除了林子夜18歲時離家出走的故事之外,其它一切都是空白的。
就在林子夜的25生日party上,她悄悄告訴陶念如:“念如,其實我才23歲,今天是我23歲生日才對?!?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 百度 好搜 搜狗

警告:本站禁止未滿18周歲訪客瀏覽,如果當地法律禁止請自覺離開本站!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