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愛聽周杰倫【更新全本】(txt下載) 分節閱讀 25(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了?!?
老和尚沉默了一陣,又感嘆道:“大概,這就是慈篤海月禪師的本意吧?!?
“那現在還保留著這個規定嗎?”
老和尚的表情突然變得神秘莫測起來:“怎么說呢……其實談不上規定不規定的……反正這里也沒有人知道?!?
林布有點驚訝:“你是說,文殊院里的人不知道這里?”
“這是抗日戰爭的時候,當時的住持想到的主意。他知道戰亂的時候什么事情都有可能發生,如果寺院一旦被毀,這個地道也肯定不保。人們對那段歷史又毫不知情,一旦戰火真的降臨到寺院,不僅慈篤海月禪師的心血毀于一旦,恐怕這地道里鎮壓的東西也會……所以,他想了一個辦法。他在藏經樓后面修了一道圍墻,將這間屋子與藏經樓分成兩處。在藏經樓那邊,他順著圍墻修了一道長約50米的走廊,走廊的盡頭是一道小門,從門里出來,沿著小路就會走到現在的文殊閣,當時也是供香客和游人居住的地方……”
第76節:死神愛聽周杰倫(76)
啊,林布頓時想起,的確,他們每次從文殊閣到大雄寶殿,都是沿著一條小路,經過藏經樓的小門,然后才走到大雄寶殿的。
“然后,他在這道圍墻的后面,甚至從藏經樓到文殊閣的小路周圍,種滿了各種各樣的植物。這里面也有玄機。他沒有把相同的植物種在一起,而是雜亂地隨意種植。這樣一來,不管你走到哪里,看上去都好像在同一個地方。與此同時,他在藏經樓通往文殊閣的路上,開了一條極為隱蔽的小路。小路修得狹窄,彎彎曲曲,如果一旦有人走進來,就會立刻發現這條路似乎永無盡頭,前面也沒什么好看,便會知難而退。但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整個布局給人的感覺。你去過藏經樓吧?”
林布點頭:“去過兩次?!?
“也知道那道圍墻在哪里?”
“嗯,知道?!?
“你站在圍墻下的時候,覺得藏經樓后面是什么地方?”
林布回憶著當時的感覺。
“當時覺得……應該是極樂堂?!?
“絲毫沒有覺得極樂堂應該很遠?”
“一點也沒有,好像過了圍墻就是?!?
“這就是那些植物和圍墻造成的錯覺。首先,那圍墻并不是直的,它以一種非常巧妙的方式在很多地方稍稍傾斜了一下,造成一種很特殊的視覺效果,讓人覺得遠處的極樂堂似乎很近。極樂堂和這里同樣種滿了植物,當人們從小門那里出來,會認為那片植物就是極樂堂的。而極樂堂那里,也有一道和藏經樓一樣的圍墻,站在那兒也會覺得,他看到的正是藏經樓那道圍墻的背面。明白了嗎?”老和尚笑著說,“這就好像是變魔術一樣?!?
“但是,畫寺院地圖的時候,來測量的人始終還是會發現這里的距離不對啊?!?
“是,那位住持也遇到了這樣的事。解放后,一位官員找他談話,說除了古建筑用地之外,其他土地的使用權全部由政府統一管理。這也就意味著,這棟房子以及地道,很可能會被發現,然后拆除,上面蓋上普通民房,或者變成一片田地。但他其實早有準備。他對那個官員說,他有個弟子也參加了革命,現在解放了,他想還俗,還想入黨,給國家做些貢獻。那個官員一聽很高興,立刻就說,那沒問題啊,我們現在正在爭取各界的積極分子,這是好事。然后又問他,那個弟子能做些什么事情。住持裝作很猶豫的樣子說,我的弟子最擅長種樹,那后面整個一片林子都是他種的,除了這個,別的他什么也不會。對了,這次我來,他還說,如果組織上能批準他入黨,他愿意無償地為國家種樹,提供木材。官員當場便許諾,答應讓這名弟子盡快入黨,但工作的事,他說還要回去考慮一下。幾天后,不出住持所料,政府給這名弟子安排的工作,就是看守從文殊院分出去的這一片植物林,種植樹木和藥材?!?
“他真的沒有拿工資?”
“沒有,就像當時報紙上宣傳的那樣。他一分錢也沒有拿,全靠自己種地來養活自己。但實際上,他只是假意出家,明著看守植物林,暗中卻是在看守這個地道。住持安排完這些,沒過幾個月,就圓寂了。新的住持是由政府組織選舉出來的,所以那以后,寺里就再也沒有人知道這個地道的事了?!?
“那他死了以后怎么辦呢?”
“呵,”老和尚笑了,“你這個小姑娘還真愛刨根問底。其實住持在交代給他的任務里,還有一件事,那就是當他50歲時,必須從文殊院里選擇一名真心向佛的年輕弟子,將地道的歷史講給他聽,并把任務交給他。這名弟子還俗的時候是20來歲,到他50歲那年,他已經相中了一名同樣20多歲的年輕和尚,他把這個重擔交給年輕和尚以后,不到一年,就病死了。年輕和尚也使用了他當年的那招,找到組織,假意說自己欽佩這個老人,愿意和他做一樣的事情。當然,這樣的要求沒有人拒絕。他很快就還俗了?!?
老和尚說到這里突然停住,仿佛陷入了深深的回憶之中。
“就是你嗎?”林布說。
但他卻笑著搖了搖頭:“不是我?!?
“可是算起來,那時你差不多也是20多歲吧?”
老和尚嘆了口氣,良久才說道:“誰說過年輕人就不會突然暴病而亡呢?”
這時林布突然有種感覺。盡管老和尚一直滔滔不絕地對她講著地道的事,但是,卻始終不愿提及自己,甚至是刻意回避。這當中是不是有什么原因,還是自己太過多心了呢?這樣一想,她有點不自在起來,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好。
“好了,時間也不早了?!崩虾蜕姓酒饋?,“你的朋友該著急了吧?”
林布心里一驚:“你怎么知道我和朋友一起來的?”
“一個小姑娘,不太可能獨自跑到這種地方住上兩天的?!?
她更奇怪了:“你怎么知道我住了兩天?”
“呵,你不是去了兩次藏經樓嗎?!?
林布這才恍然大悟:“哦,對對,是我自己說的?!?
“嗯。那你快回去吧,我也要忙自己的事了?!?
林布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向門口走去。但是離地道越遠,她越是覺得,好像忘記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她的步伐因此而變得極為緩慢。當她走到門口,眼看著就要離開這間屋子的時候,她想到了那件事是什么。
“對了,”她轉身看著老和尚,“那個無頭將軍……后來就再也沒有出現過嗎?”
“自然是沒有出現過的?!彼f。
林布點了點頭。但向前邁了一步以后,又回過頭來:“這些事……為什么要告訴我呢?”
“因為你是三十年來,第一個走到地道里的陌生人?!彼f,“你和這里有緣,我是不得不這么做?!?
三十年?不是從解放時就有人看守了嗎?那至少應該是五十年才對。是老和尚說錯了,還是……在她之前,還有另外一個陌生人來過?
但林布只是在心里想著,卻沒有問出來。
時間的確是不早了。從門口出來時,已經聽不見院墻另一邊嘈雜的人聲,天空又像昨天一樣,正在變得陰沉。雖然已經不見了太陽,但悶熱的空氣比熾烈的陽光更讓人難以忍受。林布走在來時的小路上,發現它的確彎彎曲曲,顯得很長,漫無盡頭。神秘的地道和屋子已經被身后的各色植物遮擋得不見蹤影。她覺得自己好像是古代傳說中的人物。桃花源記?鏡花緣?還是……聊齋?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 百度 好搜 搜狗

警告:本站禁止未滿18周歲訪客瀏覽,如果當地法律禁止請自覺離開本站!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